三级黄片

伊利集團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載
zj.png
工業互聯網
IBM袁以拓:后疫情時期,制造企業價值創造體系面臨重構
文章來源 : 中國工業新聞網 發布時間 :2020年03月24日 16:52分享到:

  文 | 中國工業報 周寶冰

  近日,“數字新基建”撲面而來,這對于制造業進一步發展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無疑是一個重大利好。不過,在分析利好的同時,企業對戰“疫”中體現出來的數字化、智能化能力進行反思,對工業互聯網發展作進一步思考,從而在即將到來的后疫情時期精準施策、精準發力,也同樣重要。

  3月11日,IBM大中華區全球企業咨詢服務部工業與制造行業群總經理袁以拓在接受工業互聯網周刊采訪時說:“制造行業整體的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包括工業互聯網,還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間。”他同時表示,對供應鏈進行反思,并以數字化手段重構制造企業價值創造體系,是后疫情時期企業勝出的關鍵。


  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就是應變能力

  袁以拓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制造業有一個比較大的沖擊,它體現出來的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其實反映了企業在面對危害時的應變能力。這體現在幾個方面:

  感知能力。當疫情發生以后,制造企業對于下游消費者市場、上游供應鏈是否具有快速感知的能力?這包括兩個方面,首先,企業能否感知到自己的問題,比如能否感知到市場的變化,包括產品類型、區域或是渠道的情況,尤其是制造業有時候并不直接面對消費者時,能否快速感知市場;其次,面對疫情,企業需要做出反應的時候,是否真正了解整個供應鏈的情況?如何把這兩個方面完整清晰地對接起來,對企業的感知能力是一個挑戰。

  決策能力。如果企業很清楚地了解到消費者的情況、企業上下游的情況,那么如何能夠及時有效地依據數據、模型以及整體的戰略運營做出決策非常重要。決策的能力需要以數據為支撐。目前,制造企業從市場到供應鏈上下游,整體的連接以及數據相對來說還處在一個起步階段。

  應變和行動能力。企業如何依照市場的變化,以及上游供應鏈的情況,快速調整生產計劃,理順排產,把資源與生產做最好的對接,把工作流(Work Flow)很快調整起來,這是這次疫情體現出來的制造業的挑戰。應變和行動能力有一個關鍵點就是自動化,它重點體現在生產上。比如一些半導體行業就不太受疫情的影響,是因為企業整個生產基本上是全自動化的。

  速度的挑戰。疫情之后,一定會有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哪一家企業能夠以比同業更快的速度做出回應,將是競爭過程里面很重要的一環。

  業務模式的挑戰。疫情下數字型消費將進一步崛起。比如汽車企業從單純地賣汽車變成提供出行服務,這就是數字化的延伸。在不同的行業,企業如果能夠把原來實體的產品變成數字化服務的產品,將為企業挖掘更多突破性機會。

  袁以拓指出,企業要具備應變市場的能力,首先需要有一個互聯互通的平臺,下游能夠接觸到生態以及終端用戶,上游能夠對接供應鏈,這些需要用數據來打通;其次,需要有以數據為基礎的模型,以及要有工作流與自動化去支撐運營。


  可持續運營需反思供應鏈

  事實上,疫情發生以來,有識之士已經注意到中國制造業供應鏈某些環節“被替代”的風險。因此,如何建立靈活的供應鏈體系,是所有的制造企業都面臨的課題。這不僅是面對災害的可持續運營,而更要從整體上重新探討供應鏈及制造的布局。對此袁以拓建議:

  第一,制造的能力包括生產基地要做一個重新的思考。供應鏈跟制造是互相結合的,對于企業來說,要應對市場變化,未來需要針對整體戰略進行重新思考,比如企業的生產中心,有些要靠近市場,有些要走低成本路線,有些要靠近人才。

  第二,企業要進行自營和OEM的規劃。在建立靈活的供應鏈體系之前,企業要進行制造中心布局的重構,哪些是企業要自己生產的?哪些可以OEM?隨著數字化推進越來越快,消費者個性化的需求會越來越多,競爭會越來越激烈。企業要想盡一切辦法去應變,大批量的、相對標準的、低成本的生產或服務,可以交給OEM;個性化的,企業做自營。

  第三,考慮整個供應模式的變化。在不同的市場、不同細分產品或服務領域,企業需要探討哪些市場要用“推”的方式,哪些要用“拉”的方式,或者兩者相結合。

  第四,供應鏈的可持續運營其實是一個結果。供應鏈不光是生產制造體系跟生態,從數字化的角度,還是創新能力的延伸。

  最后,是全球化的問題;以及供應鏈的安全和風險防范。


  工業互聯網接下來有兩個重要抓手

  一手抓疫情科學防控,一手抓有序復工復產,這是當前各地正在緊密推動的兩項重點工作。業界普遍認為,疫情發生后,工業互聯網在科學防疫、供需對接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工業互聯網建設的逐步推進,其巨大價值將進一步顯現。

  袁以拓認為,當前,企業在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搭建上,尚處于一個初步階段。大部分企業建設工業互聯網的出發點或者側重點包括:一是希望提升產品質量;二是提升設備運行效率;三是如何與ERP、PLM整體打通;四是大部分大型制造企業以自己搭平臺為主;五是希望能夠達到柔性制造,在最短的時間里用最低的成本實現小批量個性化制造。

  要在更深程度推進工業互聯網,在袁以拓看來,有兩個關鍵點:第一,IT跟OT的融合。很多企業的IT應用是供應鏈管理、ERP、庫存系統等等,也就是集中在辦公管理這一層,不是在MES系統里面。而工業互聯網是在MES這一端,是生產制造,體現在車間層。現在最需要把辦公室層級的IT以及車間層級的OT通過一個數據中臺融合起來。第二,有了數據平臺,還要有工業大腦。僅僅有數據不夠,有了數據還需要有模型,能夠做出分析以及決策。

  “因此,工業互聯網接下來有兩個重要的抓手,一個是IT跟OT的結合,一個是工業大腦的建設。5G、IoT等這些新的信息科技,都是能夠讓互聯互通更有效、更快速、更及時,但是中間還是要有數據的平臺。”


  后疫情時期價值創造體系面臨重構

  在筆者看來,“數字新基建”,就是以確定性的舉措來對沖愈來愈不確定性的外部環境。在接受采訪前的3月5日,IBM Services舉行企業數字化重塑2.0線上論壇,并發布《沖破陰霾,逆風飛揚——用科技力量加速和深化企業數字化轉型》洞察報告。該報告指出:科技賦能是企業在不穩定(Volatile)、不確定(Uncertain)、復雜(Complex)、模糊(Ambiguous)時代(以下簡稱VUCA時代)贏得未來的核心競爭力。而科技賦能則有六大根基,即以客戶體驗為中心,打造洞察的決策力、智能的應變力、持續的創新力、永續的運營力和敏捷的執行力。

  科技賦能,就是提升企業的數字化能力,其顯性特征就是IBM曾提出的“認知型企業”——它是未來企業架構的目標,是未來的商業模式。袁以拓肯定:后疫情時期,企業會朝整個認知型企業加速推進。它將表現為后疫情時期企業以數字化手段重構整個制造行業價值創造體系。

  價值重塑體系分兩塊,一塊是圍繞用戶。過去,制造業通常都是生產企業,生產制造可見的產品、零部件等,接下來,企業一定會更靠近客戶。第二塊是整個供應鏈體系的重塑。這種重塑一定是整體的包括生產、制造、供應鏈、采購、物流,整體的布局要做出改變,在這個過程中,數字化是強有力的手段以及勝出的關鍵能力。

  “整個價值創造體系都會產生結構性的變化。后疫情時期,無論是從渠道,還是客戶導向,以及數字化的運營、生態系統的合作,這四個核心領域會產生巨大的變化。”袁以拓說。

編輯 : 周寶冰
中國工業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維碼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頂部